人氣都市小说 塵封九界討論-第二百二十二章 黑的就是黑的,他白不了!閲讀


塵封九界
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
当陈二说完这句话后,时间仿佛静止。风不吹,树不动,就连光线都停住。
这种状况只维持了一瞬,大地开始震颤。
古朴沧桑的觉醒塔剧烈颤动,缓缓从大地拔起,匾上“觉醒塔”三个大字发出耀眼光芒。
东方家族的十个山头,不断有流光划过,纷纷赶向这里。
“觉醒塔明明二十年一开,这才刚刚开启不到十年,为什么又要开启了?”
主脉大殿,东方问天一脸诧异,立即召唤各长老和执事。
“快去将还在家族中的杰出弟子喊来,待觉醒塔彻底开启后,立即进塔!”
东方玄道消,葬礼刚刚落幕。
东方语燕遇袭,虽未死但身受重创。
武脉抓到一名隐藏的面具男,
陈二打杀齐公子后,于命脉山头等人问拳。
命脉被取消,陈二获罪。
这一桩桩,一件件的事发生在最近一段时间内,本就让东方家的弟子应接不暇,结果还没消化完上面的几件事,觉醒塔又突然开启。
一般弟子只觉得觉醒塔开启,自己鱼跃龙门的机会来临,而一些有心人却开始思考另一些事情。
“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?”
东方语燕看向守在自己床前的东方明,神色不明,最后叹了一口气,还是开了口。
“师父,为什么不拦住家主?”
东方明微微一笑,满是褶皱的老脸勉强挤出一丝笑意。
“拦?老族长闭关不出,东方问天铁了心夺权,谁能拦得住?”
“何况就算老族长出来,东方问心不在,也只能任由东方问天这么搞了。”
养狼为患
“我不觉得陈二会做出那种事,也不觉得陈二和面具男有勾结,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一位天才被东方家自己葬送?”东方语燕面露不忍。
以恨为名爱着你
“你还年轻!”东方明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天才没成长起来之前,什么都不是!如果深究起来,疑点太多了!”
“面具男曾经两次想要杀死陈二,陈二又怎么可能是面具男的同伙?当时东方以若那小姑娘可是都见证了。”
“可是自东方玄下葬后,谁见过两位掌上明珠了?”
“有些事,不能较真!尤其是较真以后还不能成功,那较真就更没用了。”
东方语燕细细品味了一番师父的话,虽然很有道理,但还是有点无法接受。
“师父,我还没有完全康复,这觉醒塔就不进了。”
东方明望向窗外,轻轻点头,一语双关的说道:“不进就不进吧,福祸相依,发生了这么多事,真假对错谁又能说的好呢?”
东方语燕抿嘴躺好,又听到东方明嘀咕道:“那个小家伙啊,实在是太稳了,我总觉得他有后手,没必要去管他的。”
……
大概有一刻钟,觉醒塔终于停止了“生长”。
停止后的觉醒塔共九层,每层九丈高,共八十一丈,从下面望去,竟有一种入云的感觉。
塔身流动着古老的气息,沧桑感令陈二心惊。
陈二看着从三层变成九层的觉醒塔,有些好奇的对押送他的弟子问道:“就是这玩意,可以改变人的天赋?”
那名弟子呆呆的望着觉醒塔出神,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。
陈二无奈一笑,又突然皱眉。
他胸前的玉坠变得滚烫,玉坠上面的尘字也开始散发微弱的光亮。
这块玉坠,陈二从记事起就戴在身上,印魔岛的三位老人给他取名“尘儿”就是因为上面的尘字。
后来陈二通过层层镜面误入另一片空间,在山洞中,龙迷糊从玉坠中窜出。
之后,玉坠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,如同一块普普通通的凡玉,没有静气凝神的功能,没有帮助修炼的作用。
可谁知道,今天觉醒塔开启,玉坠居然有这么大的反应。
“难道,玉坠里还关着另一个龙迷糊?”事发突然,陈二脑袋也有些转不开轴。
一道拉扯的吸引力从觉醒塔中传来,陈二看了一下四周,微微皱眉,暗中用出了不动如山。
道道流光降落,觉醒塔前的人越聚越多。
东方问空领着刑脉弟子到来的时候,觉醒塔前已经聚集了三百多人了。
看着陈二和杵在原地的刑脉弟子,东方问空皱起了眉头。
他是刑脉脉主不假,但他是个空降的脉主,除了头衔外,平时交代什么事情,甚至还不如脉中长老的话管用,否则他也不至于凡事都要亲力亲为。
他恼火于自己现状,但又不敢大刀阔斧进行改革。
这么多年,东方阿的势力早已根深蒂固,如果夺权太快,只怕适得其反,所以他只能徐徐图之。
可那只是他对刑脉长老和个别执事的态度!
一名刑脉弟子在他眼皮子底下,都敢把自己嘱咐的事放到一边,他能忍?
东方问空深吸一口气,还是忍了。
这么多人在场,他如果出手教训自家山头弟子,岂不是打自己的脸?
于是静静地走到那名弟子身边,轻轻地咳嗽了一声。
“咳咳……”
那名弟子正在惊叹于觉醒塔的壮观,听到咳嗽声根本没有注意,还以为是陈二发出的。
“可惜了师弟的大好天赋,不然进塔的人员名单中,定有师弟的位子。”
边说边扭头,当他看清身边铁青着脸的东方问空后,冷汗顿时流了下来。
“脉……脉主……”
X档案研究所2
“回去之后,把刑脉的衣服脱了,自己领罚下山。”东方问空的声音冰冷至极。
他已经宣布有罪的人,门下弟子居然一口一个师弟的叫着?还惋惜别人的天赋?
暧昧高手 紫气东来
如果他再不表示一下,那刑脉所有人不得翻天了?
寵 婚 來 襲
“脉主,你听我解释!”那名弟子听到东方问空的话后,吓得口齿都伶俐了许多。
东方问空的脸已经彻底黑了。
“同陈二如此亲近,想必关系不浅,刚巧又停在半路密谈,动机令人怀疑!”
说完,吩咐两人把这名弟子同陈二一起押送回去。
只是一人推了推陈二,陈二竟然纹丝不动。
“看来空降的脉主也不好当呢!怎么?这是要狗急跳墙了?”陈二挖苦道。
陈二嘴炮本领师承印魔岛的老太婆,这些年从来没有输过谁。
如今他和东方问空的矛盾已经没办法调和,那他肯定是要挑着扎心的话往东方问空心窝子上戳了。
戳完东方问空,陈二又对那名弟子施了一礼。
“连累师兄了。”
那名弟子挣扎了一会儿,见东方问空丝毫没有改变心意的迹象,也认命了,干脆破罐子破摔。
“东方问空,这事随你怎么说!公道自然人心,黑的永远是黑的,他白不了!”
“我无罪,我也相信命脉的陈二师弟无罪!家族这么大,总有说理的地儿,总有讲理的人!你东方问空休想一手遮天!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